文学巴士 > 万道神帝笔趣阁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树叶上的露水
    帝都很大,也很热闹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街道两旁的吆喝声,十分卖力,两侧小吃香气弥漫。

    叶露像是一只出笼的雀鸟,很欢快,什么新奇东西都想看看,什么小吃都想尝尝。

    星夜背着包裹,拿着长布包裹的长枪跟在后面,对两侧的事物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都已经出来了,为何不放松些?”魏鸿看着星夜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放松了。”

    星夜挺直腰背,目光在两侧人群之中扫过,时而留意着那些人的表情以及兵器。

    帝都城没有禁兵的规矩,所以街道上兵器随处可见,寒光闪闪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发现你这人挺无趣的,总是板着一张脸,不会笑笑吗?”

    魏鸿说道:“这里可是帝都,帝国最热闹的地方。如此氛围,你还板着脸?”

    星夜点了点头,“是挺热闹。”

    魏鸿无语道:“跟你聊天有些费劲,估计也就师妹能受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星夜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“师兄,尝尝……”

    叶露跑了过来,手中拿着几串冰糖葫芦,“很甜的,你们尝尝?”

    他先给了星夜一串,又给了魏鸿一串。

    之后她歪头看着星夜,似乎等待评价,星夜咬了一口,点头微笑,“的确很甜。”

    叶露笑了,笑容也很甜,又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魏鸿有些不满道:“你可以说‘的确很甜,师妹的眼光果然厉害’。”

    “糖葫芦本来就是甜的,跟眼光有什么关系?”星夜疑惑的看着魏鸿。

    魏鸿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师妹为什么叫叶露吗?”

    咬了一口糖葫芦,魏鸿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星夜更为疑惑了,叫什么名字还有原因?

    “师妹的叶,并非是姓氏,而是树叶的叶,叶露代表着树叶上的露水。”

    望着远处开心的师妹,魏鸿说道:“露水只在夜晚凝结,所以师妹是在一个晚上,被路过的宗主发现然后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星夜的脸色变了,叶露竟然是被遗弃的?

    “宗主带她回来时,她已经奄奄一息,宗主以及诸位长老合力才护住她的生命,然后用一些恢复生命的丹药维持。那年我刚到星武宗,之后跟很多宗门长辈一样,看着她慢慢的长大。”

    魏鸿眼中有了一抹笑意,“宗门上下所有人都喜欢她,并非是她天资高,觉醒了天级星象,而是都亲眼看着她从一个婴儿,从学走路说话到奔跑……慢慢长大。没有修行前,她的身体很不好,一直都在服用灵药,所有的长老、执事,师兄、师姐,都很关照她。不知是不是因为体弱多病的原因,又或者缺少同龄人的陪伴,她的性格很内向,平日间也很少与人交谈,沉默寡言。多年来,宗门护着她,从不让她代表宗门外出,千宗园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魏鸿的话语微微停顿,“也正是那一次,我们险些酿成大错,当时后怕急了,幸亏她遇到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星夜没有等到魏鸿后面的话,然后疑惑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魏鸿也在看着星夜,眼神变得很复杂,“从那次危机之后,她的性格就变了,开朗了,也活泼了,脸上笑容也就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以前胆子很小,第一次离开宗门就是去千宗园,但上次为了见你,她首次提出要一个人去星武宗。”

    星夜想起在星武宗见到叶露的场景,他当时很意外,叶露说要感谢他,给了他风语石,才有了后面的安全离开。

    还记得叶露让自己带着她去宗门转转,他以对宗门不熟悉为由,转而让唐玉帮忙,叶露拒绝,然后走了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,两人相处不过一刻钟。

    而她为了这一刻钟,却不知鼓足了多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星夜心中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离开宗门时,她应该很失望吧?

    充满希望而来,带着失望而归。

    “你来到宗门一年,她每天脸上都洋溢着笑脸……所以,对她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露又拿着两串金黄的烤翅跑了回来,一人一串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星夜忽然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不会留在帝国!也不会留在这片地域!我终究有一日会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魏鸿看着星夜,眼神微冷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了解她的所有过往,知道她的喜怒,何必要托我照顾?”

    星夜径直向前,“如果喜欢,就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看着星夜的背影,魏鸿苦涩一笑,“你当我不想?可惜,她只是把我当师兄,当哥哥,当家人,就跟把青牛宗的所有人都当家人一样,根本不当朋友。而你,则是那个例外。”

    魏鸿跟了上来,“我也就是吃了跟她一起长大的亏,我们太熟悉了,熟悉的就像是一家人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魏鸿歪着脑袋看着星夜,道:“虽然有很多人照顾她,疼爱她,但我知道她一直很孤独,所以不要让她伤心,哪怕你终究要离开,但我希望你在离开的前一天再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星夜没有回应,他看着前方的叶露,没想到丫头竟然有着这样的出身,一时间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他也想到了紫灵,想到了那个不算是家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不知她的情况如何,一念花开可有完全融合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境界实在太低,贸然出现在紫灵面前,不仅不会是团圆的喜庆局面,更可能是危险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谁呢,这不是我们的领队吗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忽然响起,从前方走来三人,不是别人,正是当初在星武宗有过节的刘武、林昌,赵良。

    “领队,好久不见啊,听说你在登上百灵阶的那天,忽然就跑了。”林昌讥讽一笑,“跑得还挺狼狈,是怕死掉吗?”

    “可惜,没能见到领队逃跑的画面,实在有些遗憾。”赵良摇头,装作遗憾。

    星夜见到三人后笑了,“没想到你们三个即使被打脸驱逐了,消息还依然灵通的。我的确是跑了,当代星武动用星武圣峰的力量,都没有留下我。”

    驱逐二字对他们三个来说就是屈辱,刘武冷然道:“你少得意,上次让你跑了,这次你可就跑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一年不见,长能耐了?”

    星夜眼中冷光一闪,“敢威胁一个御灵人,是不是最近变得富有了?难道又弄到魂之灵了?”

    说起魂之灵,那就是几人所在家族的耻辱了。

    明明花费巨大代价运作了四份魂之灵,最后便宜了星夜不说,他们的家族反而因此受罚,损失极其惨重。

    “你得死!”

    刘武忍不住了,眼中寒光闪烁。

    林昌跟赵良的眼神,也是无比冰冷。

    “敢威胁我青牛宗的人,你们三个是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魏鸿走了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