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巴士 > 万道神帝笔趣阁 > 第一百七十二章 帝皇之秘
    陛下当然不会灭星夜口,更何况就算灭口,眼下这里就他跟星夜二人,真打起来,谁灭谁还不一定。

    通过御灵之力感知,四周没有一个人,眼下这里就只有他跟陛下。

    除非,隐藏在暗中存在,御灵之力要远远超过他,这才能避开他的感知。

    “快来。”陛下再次招手。

    星夜走上了高位,来到了陛下面前,

    陛下指着龙椅笑问,“要不要坐坐?”

    星夜赶紧摇头,这可是要掉脑袋的。

    “坐在这里没什么了不起的,重要的是能够承担这个位置赋予的责任。你看看这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陛下站起,整个龙椅空了出来,星夜看到龙椅的后背,雕刻着一条真龙的图案。

    初次一看,跟四周的真龙,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同?”陛下问道,这算是一个小小的考验。

    星夜随口说道:“只有龙,没有凤。”

    大殿之中,图案有很多,但都遵循着龙凤呈祥的寓意,甚至就连扶手上都有,唯独这里没有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陛下再问。

    星夜仔细看着那条龙纹图,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同,但在释放出御灵人的感知后,隐隐间似乎察觉到了一些气息波动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一变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难道,这里面封印着一条真龙?”

    陛下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要跟你说的秘密,跟它有关。”

    星夜看着正色的陛下,竟然真有秘密要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们并不是星武大帝的血脉……”

    仅仅这一句话,就让星夜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帝国人人都知道,皇室血脉来自星武大帝,可陛下今日竟然否决了。

    “在千年前,星武大帝创建星武帝国后,便是捡回来一个婴儿,赐予李姓,那就是我们的先祖。待先祖长大后,大帝便是把皇位传给了先祖,同时托付他一定要用帝血,温养这道龙纹。”

    “千年来,帝位换了十几代,每代皇帝都无法坐稳百年帝位,就是因为自身精血大量流失,生命早早终结。”

    星夜想起在御书房见到陛下时的场景,那个时候的陛下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。

    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,现在看来是精血流逝导致。

    “在星武大帝之后,接下来每一位皇帝的修行潜质都不高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陛下看着那道龙纹,说道:“我温养龙纹数十载,精血严重亏损,坚持不了多久,所以让李贤回来即位。”

    星夜说道:“可太子知道吗?”

    皇帝摇了摇头,“还不知,但在成为帝王的那一刻,我自然会告知与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公平,陛下应该提前告诉他,让太子自己做出选择。”星夜说道。

    当了皇帝,也就意味着生命开始倒计时,数十载后就可能丧命,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“星武大帝打下了江山,我们却享受了荣华富贵,享受了无上荣耀,自然就要付出这些相应的代价!”

    陛下说道:“身为太子,这是他的职责!而且这种交换,也是我们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为什么要告诉我?”

    星夜不解的看着陛下,这可是帝国最大的秘密,说出去必然会引发极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“因为当年大帝说过,我们用帝王精血温养龙纹,就是为了等一个人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皇帝陛下看着星夜,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星夜一愣,道:“那个人是我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陛下告知星夜真相的主要原因,毕竟这是星武帝国最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星夜回想着当初大帝分身说过的话,他明明没有见过自己,却能猜到自己是谁。

    眼下,陛下又说出了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难道李修玄在千年前,就知道自己要来到这里?

    “可是我又能做什么?”星夜不解。

    关于这一点,陛下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关于这个秘密,是一代代帝王亲口传下,除了李青青那个意外,仅有皇帝陛下一人知晓。

    现在就连太子李贤也不清楚,除非到了他登基之日。

    此次陛下叫星夜过来,就是要告诉他这个真相,同时让星夜知道,他已命不久矣,所以安排太子李贤登基,已经是刻不容缓。

    因为其他人不知道这个秘密,所以一个个对于皇位,都有想法,期间难免会有动乱发生。

    星夜这个护龙使,就是在动乱中保护太子的一大后手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陛下当然会想尽办法排除异己,帮助太子顺利登基。

    星夜带着疑惑离开了皇宫,还是阎公公送他出去的,车辇中的星夜,显得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自己来到这个地方,纯属是一个意外,算是漫无目的为了活命逃过来的。

    可李修玄竟然提前在千年前就预料到了,甚至还给出了预言,要知道星夜今年才十几岁而已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星夜不解,“难道,他拥有着预知未来的能力?”

    但是,需要历代皇帝用精血来守护的龙纹,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一路上星夜都在思索,猜测着种种的可能性,但都想不通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他哑然失笑,帝国成立至今千余年,经历了十几位帝皇,他们都没有发现的秘密,自己想不通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毕竟,历代先王能够带领星武帝国繁荣千年,智慧怎么也比自己要高许多。

    即将回到客栈的时候,星夜便不再纠结此事。

    刚刚回到客栈不久,三皇子又来了。

    坊间已经有了一些关于二人的负面传闻,这让星夜很为难,暗自想着要不要避避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三皇子进来了,无人敢挡。

    此前每次过来,他的脸上都流露着笑容,而这一次却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星夜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了。”三皇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家不是该高兴的吗?”

    星夜显得不解,对方来这里告诉自己要回家,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?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帝都了。”三皇子又道。

    星夜恍然,原来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虽然有些不舍,但终究还是得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看着星夜,说道:“离开之前,我觉得应该会跟很多人道别,也应该有很多朋友来送我,可最后发现没有一个,所以就来找你了,主动跟你道个别。”

    星夜说道:“什么时候走,我送送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不想你看到我走的样子,我希望你能看到我回来的样子。”三皇子说道:“希望到时,你能在欢迎的横列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星夜说道。

    三皇子走了,据说当天晚上就离开了帝都,走得很匆忙。

    同样在那个晚上,青牛宗驻帝都的长老告知星夜,可以回去修行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行人启程回青牛。